來自專欄 : 阿薔Coral專欄

Facebook的世界貨幣野心,扎克伯格的突圍式叛逆

阿薔Coral專欄4 個月前7.71k
如果昨天晚上,你的朋友圈沒有淪陷在“Facebook發幣”的消息里,那么只能說明,你離區塊鏈圈甚至整個財經圈,都實在太遠了。

作者:阿薔coral

如果昨天晚上,你的朋友圈沒有淪陷在“Facebook發幣”的消息里,那么只能說明,你離區塊鏈圈甚至整個財經圈,都實在太遠了。

這個由大洋彼岸404的網站發出的名叫Libra的加密貨幣,讓全世界,包括東方這打不開他們網站的N億人都沸騰了。

連馬化騰都跳出來說:技術都很成熟,并不難。就看監管是否允許而已。

潛臺詞很明顯:企鵝已經準備好,但是現在動不了,無奈。

畢竟,這是一場注定無法掩飾的變革。

新的貨幣崛起,舊的格局被攪動,作為巨頭,誰不想參戰其中。

而且,發起者是監管們相當不喜歡的叛逆小子,扎克伯格。

幾小時內,美國監管層消息紛紛傳來,美國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主席Maxine Waters表示:要求Facebook暫停開發其Libra加密貨幣網絡,直到國會舉行聽證會。

在此之前,已經有共和黨議員McHenry、參議院銀行委員會成員Sherrod Brown等人紛紛表示質疑。

歐洲的法國財政部長也一樣非常擔心、無法接受:它不能、也不應該發生。

但它已經注定要發生了。

01 箭在弦上

今天,Facebook的區塊鏈負責人出來發言稱:

昨天發布的Libra代幣計劃將留存百世。

這是一場事先張揚的行動,既正經又激進,既西裝革履又朋克得要命。

在長達6個月的準備里,一切使得它不再回頭。

自從1月份幾乎公開宣稱進入區塊鏈以來,扎克伯格的公司內部進行了大轉向。

兵馬已動,大船已轉。

先是內部遷徙:

據CNBC消息,近幾個月來,Instagram的多位重要管理層人員和員工都已轉至Facebook新成立的區塊鏈小組,其中包括前產品副總裁Kevin Weil、工程主管James Everingham和基礎設施工程總監Hui Ding。該小組對其工作的保密,但已有報道稱該小組正在PayPal前總裁David Marcus的領導下開發自己的加密貨幣。

2月份的消息是,Facebook內部至少有50多名工程師為此工作。

并且伴隨多方招人:

2月份,“在Facebook官網的招聘頁面,以“blockchain”為關鍵詞進行檢索,結果顯示有產品經理、工程師等13個相關職位。”

到了3月, Facebook的網站上列出了20個與區塊鏈技術相關的職位空缺。

不能接受公司轉向的Facebook高管?下船:

3月中, 創業“元老”之一、公司首席產品官Chris Cox,以及主管WhatsApp業務的副總裁Chris Daniels宣布將辭職。Chris Cox在個人臉書主頁上撰寫的長文透露,自己離開的原因可能與公司新的發展方向有關。他表示,Facebook未來將專注于加密、可互操作的信息傳播網絡,需要對此更有興趣的領導者。

與全球各個公司、機構、國家等等相關組織聯盟:

從去年開始,Facebook就在全球開啟區塊鏈合作,目前披露了26家合作伙伴,而扎克伯格準備至少聯合100個節點。

最后則是在整個區塊鏈圈和財經圈的關注下,發布這個傳言已久的白皮書。

風暴已來,雖然感覺依然遙遠。

6月18日發出的白皮書,披露了這個叫Libra的新貨幣

Libra(天秤座),雖然這個名字不如GlobalCoin那么鋒芒畢露,但天秤座本身就象征著平衡與公正。

就像馬克·扎克伯格說之前的:“我相信,給別人轉賬就應該做到像發照片一樣簡單”,尤其是跨國轉賬。

而Libra之前被私下叫做GlobalCoin ,雖然這只是Facebook員工在內部的昵稱而已。

原因很簡單。

這一次扎克伯格想要做的東西,是一個類似于世界貨幣的數字貨幣:

錨定一籃子“低波動”相對可靠的貨幣,發行可以在手機里隨時從非洲轉賬到南美洲,從東南亞轉賬到北極圈的貨幣。

干掉那個每年賺125萬億的原有“轉賬匯款”組織SWIFT,然后從中賺到1000億或者2000億美金。

你要知道,扎克伯格不可能退回去了。

董事會,股東,監管,都不會給他退路。

最重要的是,市場不會允許他退回去了。

已經15歲的Facebook,在每年冒出來一堆小鮮肉的互聯網世界里,已經是個標準的中年油膩叔了。

隨便看看新聞就會發現,Facebook目前過于依賴廣告收入,在線游戲等其他業務的收入占比一直在逐年降低。

而他的用戶們,從少年變成中年。

年輕人忙著去玩更好玩的東西,中年人在奶娃上漸癟的錢包,根本支撐不了他要的未來。

而他自己,卻在去年差點被趕下董事長的位置。

02 扎克伯格:一根最大的魚刺

今日一直有評論說,小扎的Libra會成為美元霸權2.0。但如果你知道扎克伯格與美國主流政界的關系,就知道絕不可能。

Libra只可能是一個建立在全球上空的貨幣太空基地,絕不可能是代表美利堅本土政客意志的武器。

他是美國互聯網界最大的魚刺之一。

2018年4月,美國國會,扎克伯格罕見地西裝革履。

他身邊事是無數燈光360度的環伺,身后是密密麻麻的媒體,面前,則是一群對他充滿質疑和憤怒的權貴。

 “能不能告訴我們,你昨晚睡在哪個酒店?”

聽到參議員Dick Durbin的這個問題,扎克伯格苦笑了,然后停頓了一下,回應道:“不行。”

他知道,對方在質疑他的Facebook不正當收集人們的隱私,但他的回答卻只能如此無力。

這或許是縱橫互聯網14年的扎克伯格,在權力之下感受到的最大痛苦。

所有人都記得,2018年4月,扎克伯格在美國國會,接受了一場近乎公開審判的“聽證會”。

在兩天總共長達10小時的時間里,這位互聯網世界的年輕教皇,像一只落入陷阱中的獵物一樣,蒼白無助。

他只能任由面前幾圈同樣西裝革履、表情嚴肅的議員們提出各種嚴厲的質疑:

你們竊聽人們的電話嗎?

你們出售數據供某些人試圖操縱大選嗎?

俄羅斯嘗試插手美國大選,你們在其中是什么角色?

你有沒有考慮過辭職?

鞭子一樣的問題當面抽打了他整整兩天,Facebook股價隨后暴跌20%。

Facebook市值縮水1230億美元,扎克伯格個人的財富縮水168億美元。

幾個月后,扎克伯格因為股價,遭到了股東起訴。

越陷越深的扎克伯格,需要一個突破點。

你要知道,他是一個因為早年泡妞不利而成功后在名片上印“I'm CEO,Bitch”的刺頭。

他不喜歡在現有規則里落于下風,他回應這種不爽的做法,則是改寫規則和格局。

姑娘們一度不理他,他就能因此搞出一個用戶多達27億人的巨型王國Facebook。

憤怒就是他最好的驅動力。

而這一次,管理不當致使5000萬人的數據被泄露給選舉分析機構,加上竊取用戶數據的種種嫌疑,使得大眾討厭他,股東想趕走他,政府更想把他圈起來。

小扎再次陷入痛苦的掙扎。

8個月后,在2019年新年的個人計劃里,扎克伯格向整個世界發出了一條訊息,這是一句貌似反問的邀請、進軍區塊鏈的邀請:

我們是應該通過加密,還是通過其他方式下放權力來讓人們獲得更多權力?

同時,扎克伯格也宣布了公司產品的設計方向將在未來幾年有所轉變:從原本的“公開社交”,轉型為“私密社交”。

無論扎克伯格痛心悔過,還是想換個場子繼續當英雄,區塊鏈,都是此時此刻,他唯一可以獲得的救贖。

小扎想要利用區塊鏈技術可追溯、不可篡改的特性,達到保護用戶的隱私安全。同時通過發幣,尋找新一代互聯網世界的利潤、主導地位和英雄卡位。

值得慶幸的是,這條路上,如果扎克伯格選擇站在正義的一方,他能找到足夠多的盟友。

03 盟友、禁地與突圍

毫無疑問,整個區塊鏈全都是小扎的盟友。

小扎帶來了區塊鏈行業目前非常需要的兩個東西:

1、比USDT更靠譜、體量更大的穩定幣。區塊鏈圈流傳一句話“天下苦USDT久矣”。

2、巨量的新用戶。Facebook的27億用戶,哪怕有10%進入區塊鏈世界,也將超過過去9年整個區塊鏈圈的玩家。

而在關于Facebook加密投資新聞的一項調查中顯示,從未投資過加密貨幣的91%的受訪者中,有15%的人對Facebook代幣很感興趣。

RBC Capital Markets的分析師Mark Mahaney就在一份投資者研究報告中寫道:“我們認為Facebook推出的天秤座是該公司以及全球采用加密技術的重要分水嶺。”

區塊鏈經由Facebook這頭巨鯨發幣的壯舉,從小眾產業徹底變成了大眾工具。

從原本全球不到1%的人群,一下進入了全球30%用戶的手機。

而對于區塊鏈之外的圈子來說,小扎則提供了他們踏上區塊鏈大潮這個價值互聯網“新大陸”的最好船票。

首先,上下游的巨頭們是最好的盟友。

根據區塊鏈媒體THE BLOCK報道,Facebook的計劃是找到100個Libra協會成員,目前Visa、Mastercard(萬事達卡)、網約車平臺Uber、第三方聚合支付工具PayPal等公司已經簽約確認成為創始節點。

此外還有還有風險投資機構Andreessen Horowitz,Union Square Ventures,加密貨幣交易所Coinbase,電商平臺eBay,音樂流媒體平臺Spotify,知名電商eBay和非營利組織Mercy Corps等幾十家機構。

除了Facebook自己,這些名字背后,也都是海量的用戶,以及巨大的信任背書。

而扎克伯格一個更路人皆知的計劃是:宣戰小國家的貨幣。

今年早幾個月時,扎克伯格就表示,按計劃,2020年第一季度之前,“Libra將在全球十幾個國家中建立數字支付系統。而且也在籌備部署線下ATM(自動取款機)”。

Libra取代通脹一塌糊涂、貨幣濫發毫無節制的小國貨幣的邏輯非常簡單:

當全球的Facebook用戶以及他們的盟友(比如Uber用戶)相信Libra可以花,而且相信7Libra就等于1美元或者0。8歐元時,他們就沒有必要再把Libra兌換成美元、歐元,更沒有必要兌換成各種早上能買1筐雞蛋下午只能買1一盒火柴的貨幣。比如曾經的津巴布韋貨幣。

鑄幣權部分將轉移到Libra手中,一個被扎克伯格稱為“簡易全球金融基礎設施”的東西,將動小國們手里鑄幣稅的雞蛋。

沒有幾個國家會歡迎扎克伯格這么玩。

美國自己已經表態了,法國也已經表態了,東方的大國扎克伯格暫時直接404進不來。

國內曾經的比特幣首富李笑來也發微博表示: “Facebook若是穩定幣發行成功,那么就相當于它成功“JG”了,一個沒有物理國界的互聯網帝國。估計不會那么順利,“不受監管” 很難。

這是什么意思?成功的Libra到底有多厲害?

首先,它可能會成為全球最大銀行和清算機構。美國A銀行往法國B銀行轉賬如果需要50美金,Libra可能只需要5美金或者更少,分析認為Libra會降低“一個量級”的轉賬費,所以它一旦成功,可能會搞垮現有唯一的全球清算體系,至少并立。

其次,它的貨幣,如上述所說,在印度這種貨幣波動比比特幣和股市還可怕的地方,或者津巴布韋這種通貨膨脹到錢上面的0根本數不清的國家,會很大程度取代當地貨幣。

目前世界上那批沒有銀行賬戶的人,至少10億,只要他們裝了Facebook全家桶或Libra全家桶里的一個,比如裝了Uber,他們就可以用Libra去轉賬,收錢,成為Libra這個全球最大銀行的客戶。

最重要的一點是,它會成為一個無國界的真正的經濟體。

一個南美洲人,他可以直接在Libra系統里的直播平臺獲得打賞,游戲平臺打游戲獲得金幣,最后到ebay去買雙鞋,出門再用Uber打車,飛到美國去玩——全部用Libra支付。

這時候,他或許跟自己國家沒什么經濟往來,卻完全屬于Libra經濟體。

是的,一個不屬于任何國家的龐大經濟體,從創造貨幣開始,可能將單獨形成,這才是Libra的成功的終局。

在這樣“顯然要動他人蛋糕”的情況下,面對全世界的監管和阻擋者,扎克伯格早有準備。

要知道,據3月份透露的消息,Facebook“招了非常多的法務”:200人左右的區塊鏈團隊中,接近150人是科研產品和法務。

按照計劃,每個運營商節點需要花1000萬美元成為聯盟的一員,擁有1票投票權。

在世界各地,包括國內,正有大量的商業組織持幣準備,躍躍欲試,隨時加入。

在Facebook覆蓋的130多個國家,無論大部主政者愿不愿意,它都來了。

扎克伯格在昨天發出的親筆信里闡明計劃:

2020年Libra正式上線。

船已經漸行漸近,號笛劃破了黎明的長空。

誰也沒有辦法假裝看不區塊鏈這個價值互聯網大潮的來臨了。

參考:

1.孟巖、邵青

2.量子學派

格隆匯聲明:上文所示作者或嘉賓的觀點,都有獨特立場,投資決策需建立在獨立思考之上,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相關文章

黃金ETF重新"開閘"? 這些大公司受益

4 小時前

天風證券-華致酒行(300755)業績高增長獲持續驗證,高端酒業渠道迭代持續提升流通效率-20191011

9 小時前

華創證券-日機密封(300470)2019年前三季度業績預告點評:密封件龍頭業績穩步增長-20191011

9 小時前

我也說兩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