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專欄 : 飯統戴老板

科創花魁第一股,面板十年坎坷路

飯統戴老板4 個月前13.41k
2008年底,上海寒風凜冽,而比氣溫更冷的,是大洋彼岸呼嘯而來的金融寒潮。此時全球經濟深陷冰點,但是一場論壇的召開,氛圍之熱烈,吸引著兩岸無數人的目光。

作者:凱文、陳暢

來源:科創遠川匯

2008年底,上海寒風凜冽,而比氣溫更冷的,是大洋彼岸呼嘯而來的金融寒潮。此全球經濟深陷冰點,但是一場論壇的召開,氛圍之熱烈,吸引著兩岸無數人的目光。

這場經貿論壇分量十足,國民黨主席吳伯雄、榮譽主席連戰紛紛趕來,原因很簡單:希望通過大陸的幫助,將深受金融危機拖累的臺灣經濟拖出泥淖。

面對對岸的求援,大陸表現出了極大的熱情,專門制定10項政策來支援對岸。時任國臺辦主任王毅在閉幕式上表示兩岸雙方應加強溝通,相互扶助,共克時艱。其中有一個產業被格外拎了出來:

那就是面板產業

為了促進兩岸企業合作,大陸企業決定擴大采購臺灣企業的面板,先期達成20億美元的采購意向,為此,大陸電子視像行業協會還專門成立了工作組。論壇結束晚宴上,時任國民黨副主席曾永權說到,“雖然外面的天氣冷颼颼,但大家齊聚一堂,我們的心里暖烘烘的。”

臺灣作為全球前三的面板生產企業,當時制造業整體開工率不足四成,大量企業停薪休假,有產能卻用不上。而反觀大陸,身為全球彩電生產中心,面板需求旺盛,國內供給卻嚴重不足。此時如果大陸伸手與臺灣合作,上下游深度結合,可以說是雙贏之舉。

為了抓住這個機會,2009年上半年,工信部、國臺辦共同出面,組織中國九大彩電廠商兩次赴臺采購液晶面板,交易總金額達44億美元,總量超1200萬片,比預定的采購意向高出了一倍。

產生的急單效應令臺企如獲重生,臺灣LCD面板廠友達、奇美電子迅速召回休無薪假的生產線工人。

正當合作逐漸升溫時,事情卻悄悄發生了變化。緩過勁來的友達、奇美等面板企業把后續生產的面板優先供應給了韓國,而韓國面板廠商則同步削減對大陸的面板出口,供應端格局的改變,使去年還在寒冬的面板價格在大陸飆升了30%。

同時,為了保護臺灣面板產業,海峽對岸對大陸企業投資臺灣面板和臺灣面板企業赴大陸投資都做出了重重限制,大陸合作的愿望也落了空。

被擺了一道的大陸并沒有立刻發作,而是默默向最大的面板企業京東方定增了120億資金。直到13年才出手重罰了操縱面板價格的臺韓企業,自此以后,大陸面板行業與臺企分道揚鑣

之后臺企和陸企走上了截然不同的發展軌道。對大陸進行技術封鎖以后,臺灣面板發展在OLED等新一代技術沖擊下,表現出明顯的創新疲軟與技術乏力。昔日面板巨頭華映去年宣告破產,友達一再無緣蘋果產業鏈。

而陸企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奮起直追。京東方接連打造6代和8.5代LCD生產線,在高世代LCD生產中占據一席之位,推動了大陸液晶顯示屏時代的到來。

如今,寄托著中國科技創新的科創板正式開板,花魁華興源創則來自面板檢測行業。這一偶然的安排,似乎在提醒和講訴著大陸面板行業臥薪嘗膽的辛酸往事。

01
產業的故事

面板產業誕生于美國,興盛于日本,目前世界范圍內中國大陸,中國臺灣和韓國三足鼎立,其中大陸掌握最大產能優勢,而韓國則在更先進的OLED面板上布局更加靠前。

面板產業的特點,是周期極久,投資極大

周期久是從投產到生產時間久,前 12-18 個月為土建時期,廠房封頂后通常需要 3-6 個月搬入設備及調試。之后能生產出來合格的產品稱之為點亮,點亮之后是產能爬坡到量產,量產后才能到生產線馬力全開的滿產。順利走完這個流程要2年多,中途若遭坎坷,35年也常見。

長周期意味著投資回報緩慢,中間是漫長的黑夜。

其次是投資極大。

每條生產線的投資規模都是以10億為單位,需要采購大量設備。2014 年至今國內面板產線投資金額年均超過 700 億元 ,18年-20年規劃的18條生產線的總投資規模更是達到了5970億元。要知道,被視為芯片產業最貴重設備光刻機,一臺也不過1億多美元。

這種意味著,只有長期不怕虧損、家底極厚的玩家,才能在這個行業中持續地玩下去。

在日本制霸面板的時代,韓國的三星和LG都是大財閥的支持下才敢于進入。

進入后,迅速祭出韓國企業的殺手锏:反周期投資。1995-1996年,行業進入低谷期,液晶價格下跌,企業利潤大減。面對巨額虧損,韓國企業非但沒有學日本企業那樣削減產量,減少虧損,反而逆勢瘋狂擴產,通過大規模生產進一步下殺產品價格。

三星的液晶業務從1990年到1997年連續虧損了7年,在1991-1994年間,平均每年虧損1億美元。

LG的液晶業務從1987年到1994年,年均虧損5300萬美元,持續虧損了8年。

但他們背后的三星集團、LG集團以及韓國政府都絲毫不慌,反而把賭注越押越大。

 這種世紀狂賭最終得到的回報也是驚人的,1999年,三星在全球液晶平板市場打敗日本,占據了18.8%的份額,名列全球第一;LG達到16.2%。韓國以一己之力將三星推向世界舞臺的中央。

被逼無奈之下,日本開始技術授權給中國臺灣廠商,以扶植臺灣廠商來抵抗咄咄逼人的韓企。在此情況下,臺灣開始復制韓國模式:2003年至2009年在面板生產線的投資占同期臺灣制造業全部固定資產投資的1/3以上。

在自身的資金+日本的技術扶植下,臺灣成為了面板的新一極,與韓國共同壟斷了大部分面板產能,也成為了09年韓臺聯手抬價的底氣所在。

02
中國的故事

中國的家電之城是哪里?

格力的珠海?海爾的青島?還是TCL的惠州?

以上都不是。

合肥,才是中國的家電之城。生產了全國1/4的冰箱彩電等四大件。

然而,十幾年前,安徽人常說的一個笑話是,安徽的省會是南京。因為,外流的上千萬人口中,超過1/3都去了南京。

雖然擁有中科大這一響當當的名校,但合肥還是一個毫無存在感的省會,直到2008年一次頗有遠見的豪賭

合肥政府通過認購京東方60億股票,成功引來了這一面板龍頭。從日韓承接來的面板制造,又被合肥承接了過去。

兩年后,京東方面板量產,吸引了一批批例如彩電等配套企業入駐。2015年,面板產業鏈產值2000億元,占到合肥規模工業產值的23%。

這一地方和企業合作的雙贏的模式成為了京東方擴張的殺手锏,09年之后的十年間,在各地政府的支持下,京東方定增募資667億,獲得補貼72億,在重慶、合肥、成都、武漢等地,投資了超過2000億元建立面板生產線,這種模式也最終收獲了成果:2017年凈利潤達到96億,比16年整整增長了20倍。 

以就業換補貼,以補貼抗周期,京東方走出了一條中國特色的逆周期之路。

產能的轉移更帶動了整個面板產業鏈向大陸轉移。

面板制造工藝復雜,產業鏈極長,一塊面板的生產涉及前段陣列(Array)、中段成盒(Cell)、后段模組(Module)三段工藝,二十多道工序,每一道工序的背后,都是相關的設備制造商和材料商。

在09年京東方建廠之初,幾乎所有設備都是進口的,即使在今天,工藝中的前段設備依舊為美日韓企業所壟斷。但中段,已經有國產廠商進入檢測設備提供,而后段國產率已經達到20%-30%,尤其是后段檢測的精測電子在華星光電、中電熊貓的模組檢測設備覆蓋率為 100%,京東方超過 70% 。國產替代已經啟程,致力于面板檢測的華興源創正是其中一員。

03
科創板的故事

大陸面板產業崛起的大幕正在拉開,但還遠未到戰斗結束的時候。盡管京東方風頭正勁,身兼“全球液晶屏幕出貨第一”、“平板、智能手機顯示器等細分市場市占率第一”,但是其2018年的營收971億元,僅為三星面板的1/3,凈利潤也只是三星面板的1/4。

不僅如此,在面板制造的三大制程中,前段陣列(array)和中段成盒(cell)這兩大技術含量更高的工藝仍被國外企業所壟斷,大陸天量的生產線投資反而使利潤流向了日韓美的設備廠商。

 重投資+長盈利周期的行業特點,使很多面板生產企業只能以政府補貼和定增的方式獲取彈藥。像京東方的多次定增,都有政府產業基金的身影。2014年的定增就吸引北京國資經管、合肥建翔、重慶渝資三方牽頭。當然,事后也證明了,政府基金在定增中獲益頗豐。

但僅僅依靠地方政府的補貼終究參雜了太多非市場因素,而且中國下一步需要突破的面板設備制造是由為數眾多的中小設備廠商組成的,靠政府將他們識別出來再進行輸血的難度遠大于直接扶植京東方這種屈指可數的下游巨頭。

因此,科創板應運而生。用市場化的資本市場來實現企業的優勝劣汰,增強企業的競爭力;同時也給予投資者享受面板行業騰飛紅利的機遇。面板產業從粗放式的政府支持,轉向精細點對點的市場選擇,這是持續的考驗,也是產業壯大的必由之路。

這,才是中國面板行業的終極之役。

科創板

格隆匯聲明:上文所示作者或嘉賓的觀點,都有獨特立場,投資決策需建立在獨立思考之上,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精彩評論

查看更多
納斯達克之路還很漫長
4 個月前
說那么多高端的話,還是沒說華興到底是個啥公司?
4 個月前

相關文章

中信建投-光威復材(300699)經營效率顯著提升,三季度業績預告再超預期-20191011

9 小時前

浙商證券-格力電器(000651)點評報告-混改落地在即,治理改善將至?-20191010

9 小時前

國信證券-愛柯迪(600933)汽車鋁壓鑄精密件龍頭,經營與需求周期雙擊-20191011

9 小時前

我也說兩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