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專欄 : 盧俊

那個史玉柱,又回來做地產了

盧俊4 個月前13.33k
站在“巨人”肩膀上,善于創造各類營銷奇跡的史玉柱,下一步會給地產行業帶來怎樣的變化,他又會帶領巨人走向怎樣的“征途”。

作者:真叫盧俊團隊

來源:真叫盧俊

房地產行業發展至今其實也差不多只有20多年的時間。

在這20多年的時間里,我們看到了太多的企業站起來又倒下去,畢竟,這個行業實在是太重了,一個錯誤的決策帶來的很可能就是數億元的損失。

跟任何一個行業或是任何一個機會一樣,留在里面的人總有人想出來,待在外面的人總有人想進去,每個人的視角和境遇不同,做出的判斷自然也不一樣。

比如史玉柱,兜兜轉轉22年后,又開始涉足房地產了,前幾日巨人新成立了全資子公司——巨松置業(上海子公司)有限公司,經營范圍主要是房地產開發經營。

其實仔細想想,這件事也蠻有趣的,今天就試著跟大家來聊聊這個話題。

01

很多人提到史玉柱,第一反應肯定是腦白金對不對。

畢竟當你連續看了幾百遍大爺大媽關于送禮的“善意提醒”后,沒有人都能對這種瘋狂病毒式的營銷產生完全的免疫力。

當然,史玉柱的輝煌不止如此,在1991年成立了巨人高科技集團后,憑借漢卡的熱銷,1995年就被《福布斯》中國大陸富豪第8位是當年唯一憑借高科技起家的企業家。

那一年的史玉柱,只有33歲,風華正茂,感覺世界所有的門都是為他打開的,藝高人膽大。

1994年,史玉柱開始涉足房地產行業。

巨人大廈也在同年開始動工,最初的目標也僅僅只是蓋18層的高樓,大部分都是自用,但是隨著不斷的自我賦能和膨脹。

史玉柱最后直接將目標鎖定在:72層樓。

恩,是的,這在當時的國內,屬于第一高樓。

在那個快速發展的時代里,史玉柱所信奉的,是通過砸錢帶來聲譽和名望,從而促使企業不斷發展。

那一年的碧桂園剛剛摸索出“名校+豪宅”的營銷套路,世茂、禹州、富力地產等也正剛剛起步,孫宏斌成立了順馳,準備在中介行業大展拳腳。

但史玉柱這位“地產前輩”,已經準備蓋中國的第一高樓。

但他顯然高估了自己的現金流能力,與此同時,卻低估了房地產行業對現金流強大的“吸噬能力”,雖然他不斷的從腦黃金抽血2億續建巨人大廈,同時通過賣“樓花”獲得1.8億。

但把這些錢投到巨人大廈里面,也只是激起了多多浪花,隨著主業面臨的不景氣,無法持續獲得“彈藥”的巨人大廈,就這樣永遠停留在了第三層,成為了中國最有名的爛尾樓之一。

古希臘哲學家曾經說過,上帝要讓人滅亡,必先使其瘋狂。

復出的史玉柱在接受采訪時回憶,當時建巨人大廈的行為“哪兒像是辦企業的人做的?更像是幼兒園一群人在那里拍板”。

02

后來的史玉柱從最低谷開始攀爬,依靠腦白金和巨人網絡,打了一個漂亮的翻身仗。

《2018中國互聯網富豪榜》,史玉柱以446億元位居第9位,這種光看看文字就能讓人血脈噴張的故事,在整個中國甚至是全世界,也是寥寥無幾的。

當然,在風光的背后,也蘊藏著比較大的變數。

2018年,由于版號暫停發放等方面原因,中國游戲產業在整體收入上的增幅明顯放緩。

從全年的游戲市場來看,曾在互聯網行業瘋狂變現的游戲行業,已經走到了野蠻生長后的一個轉折點。

根據中國音數協游戲工委(GPC)、伽馬數據(CNG)聯合發布的《2018年中國游戲產業報告》,中國游戲市場實際銷售收入達2144.4億元,同比僅增長5.3%。

注:圖片來源于網站“DONews"

游戲作為傳媒股的高估值板塊,2018年受制于游戲版號凍結、總量調控等政策性因素影響,行業新游數量上線受限,而已經上線的游戲也受到嚴格監管,行業投資減弱,這也直接導致了多家上市游戲公司在2018年的股價下跌。

根據巨人網絡最新的第一季度公告,2019第一季度,巨人網絡營業收入6.8億元,同比下降36.42%,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為2.75億元,同比下降19.48%。

當然,大河有水小河才會滿,在2019年一季度巨人的公告中,巨人也直接將收入的下降歸結于游戲行業政策的變化。

每一個行業都是自己的春天,每一個行業的發展也都有周期,隨著游戲行業的不斷收口,巨人也急需尋找更多的出口,為未來的發展鋪墊更多的可能性和道路。

這一次,史玉柱把目光放在了房地產行業,一個讓他曾經跌倒的地方。

很多人會感到很震驚,但我卻覺得很正常。

地產行業跟游戲行業很像,整體的規模很龐大,根據中投的預估,從2019年到2023年,未來的五年內,中國房地產市場的直接投資規模將達到16.72萬億元,年均復合增長率將達到6.87%。

 注:數據來源于中投顧問產業研究中心

可能單說數字很多人沒有概念也沒有感覺,我們可以舉個簡單的例子,看看地產行業的造富能力。

下圖是中國女富豪身價榜,大家重點看下他們所在的行業。。

 注:圖片來源于公眾號“魔都財觀”

如果你仔細看這份榜單,你會發現TOP5中有4位竟然都跟房地產行業相關。

我們往往會強調努力和拼搏的重要性,這樣當然沒錯,但從大趨勢上看,還有另外一方面也更重要,就是選擇大于努力,先選擇后努力,兩者缺一不可。

比如我們看下碧桂園所在的中國房地產行業,全年銷售額高達15萬億,行業容量龐大,企業銷售額高,身處其中的人員所能獲得的回報自然也都還不錯。

反觀老干媽所在的調味品市場,全年銷售額也就3600億元,僅占房地產行業的2。4%,因此,即使陶碧華把老干媽賣到全球,但財富的天花板依然擺在那。

地產行業可以容得下天量的資金,不管你有錢還是沒錢,房產對于國人而言都是剛需。

很顯然,史玉柱對這一點也是很清楚的。

只有大江大河才能容得下大魚的不停翻滾,從而折騰出更多的勢能,史玉柱這次選擇的就是那條“比較大的河”。

03

既然選擇了房產,那首先面臨的問題肯定是資金對不對。

不管是萬科的“活下去”還是泰禾的“危機已過”,都在向外傳遞著一個信息。

我們很安全,資金充裕。

房地產的發展從本質上看就是靠資金取勝的行業,說的再簡單一點,就是只要你有錢,你就可以持續的玩下去,在對的時間狂拿地,就能賺到錢。

當然,如果碰到運氣不好的時候,在不對的時間拿了地,只要你有錢也可以繼續下去,撐一撐,隨著資產的不斷升值,說不定負債就變成了資產。

如何融到很便宜的錢,對于房企的老板而言,很可能比任何戰略都要來的重要。

很顯然,經過巨人大廈一役,史玉柱對于現金流的重視程度,顯然是放在了最最優先的等級。

暫且不說目前他的個人資產還有巨人網絡的盈利,單是他背后隱藏著的金融機構和資金充沛的浙商幫,他所能獲取的資金級別,就已是天量。

史玉柱從2002年開始進行金融投資布局,均獲得了非常不錯的盈利回報,甚至還是某家知名金融機構的的董事會董事之一。

換句話說,當房企通過做大規模和品牌從而降低融資成本,或是引入“金主”比如平安以及各類信托機構直接成為“幕后大股東”的時候。

史玉柱通過與多家金融機構的各種隱秘關聯,可以在資本市場上拿到更多更便宜的現金,很顯然,對于準備進入地產行業的巨人而言,這實在是太重要了。

還有一點很重要,就是他背后的浙商幫所,浙商幫或是晉商幫為什么能做起來,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抱團取暖。

所有人都會錦上添花,但很少有人能做到雪中送炭,特別是在殘酷的商業社會中,我們看到的點狀個案,背后都是資本市場的各種追捧或是棒殺。

前2個月,因為涉及互聯網金融,網絡上彌漫著有關史玉柱的各種惡搞或攻擊,史玉柱用輕松的一張微博告訴大家。

我很好,我背后還有很多大樹給我撐腰。

豐富的資金通道和良好的頂級人脈,或許將成為史玉柱進軍地產行業的“最大砝碼”。

04

當然,熱愛擁抱地產行業的不僅僅只是巨人這樣的個案。

蘇寧在在95億入股萬達,又將200億投向了恒大之后,再一次和碧桂園合作,萬達最近一輪的融資,除了蘇寧,除了融創,還有兩個大佬:騰訊和京東。

這個互聯網最強勢的兩個大佬,也悄然間把自己的布局進入房地產行業了,而阿里巴巴呢,一如既往和恒大打得火熱。

在大型互聯網平臺壟斷完互聯網所有的產業鏈的時候,也嘗試把一部分的錢投到房地產,當他們上到金融下到產業都布局完成的時候,似乎都在用房地產完成自己的最后一次夯實基礎。

房地產不是中國的支柱產業,也不會成為龍頭行業,但是房地產確實最穩定最夯實的產業,可以承載的起穩定的資金量的同時,也能承載的起穩定的回報。

這或許就是巨人進入房地產行業的最底層邏輯。

05

時隔22年,史玉柱開始重新回歸地產,但地產圈的大佬們卻漸漸開始變得“不務正業”。

萬科的創始人王石已功成身退,通過運動的方式讓自己在“網紅”的道路上越走越遠,碧桂園的老板楊國強開始忙著“種地”和“智能機器人”,恒大的許家印開始沉迷于“造車”。

城里的人已經在城里玩膩了,想出來透透風,城外的人還沒有見過城里長啥樣,拼了命的想進去看看。

站在“巨人”肩膀上,善于創造各類營銷奇跡的史玉柱,下一步會給地產行業帶來怎樣的變化,他又會帶領巨人走向怎樣的“征途”。

說實話,我還挺期待的。

房地產

格隆匯聲明:上文所示作者或嘉賓的觀點,都有獨特立場,投資決策需建立在獨立思考之上,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相關文章

四維圖新:第三季度預虧5560-6560萬元 同比盈轉虧

4 小時前

華創證券-日機密封(300470)2019年前三季度業績預告點評:密封件龍頭業績穩步增長-20191011

10 小時前

富瑞:維持鐵塔(0788.HK)“持有”評級 目標價1.93港元

10 小時前

我也說兩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