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億破產重整,房企轉型沖動下的一地雞毛

秦朔 2019-06-20 08:15 12542

作者:梁云風 

來源: 秦朔朋友圈  

知名房企銀億集團的破產就像一枚深水炸彈,把這些年房企轉型過程中遇到問題炸了個底朝天。

617日中午,上市公司ST銀億發了公告,銀億集團、銀億控股已于614日向浙江省寧波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重整。作為寧波地區最大的房地產企業,銀億集團2017年實現銷售收入783億元,位列全國500強第215位,民企500強第61位,寧波市百強企業第3位。行百里者半九十,就是這樣一個龐然大物,在轉型的過程中行程尚未過半就面臨著生死考驗。

如何轉型?轉型過程中又會有哪些坑?銀億的失敗,可以算是一個典型的反面案例。

銀億轉型步入死胡同

銀億創始人熊續強的創業故事在寧波乃至整個中國商界都曾是非常有名的。 

與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很多的企業家一樣,熊續強也是仕而優則商,在體制內取得成績后辭職創業。

從杭州化工學校(現浙江工業大學)化機77班畢業后,熊續強回到寧波,先后任寧波市辦公室干部、寧波鄉鎮企業局副局長等職。1990年代,在改革開放的激勵下,寧波的國企改革也邁開了步子,而熊續強因為在當干部的那幾年,工作能力出色,經常被派往其它部門救火1991年,熊續強被任命為瀕臨倒閉的寧波罐頭食品廠一把手,為這家一年虧損額度達兩三千萬、陷入了資不抵債境地的老國企續命。

熊續強上任后,迅速改變激勵機制,接連拿下訂單,一年后寧波罐頭廠扭虧為盈,創造了“500萬元的利潤、出口創匯1000萬美元的成績,當年的出口創匯占全市創匯總額1/5左右。

故事的轉折發生在1994年,在體制內經營管理才能得到驗證的熊續強嗅到了市場經濟的味道,不顧家人反對離職創業,而他的目光投向的是中國方興未艾的房地產行業。

今天中國的龍頭房企,大多成立于上世紀90年代初,碧桂園、綠地、保利成立于1992年,龍湖成立于1993年,綠城成立于1995年,恒大成立于1997年,華夏幸福成立于1998……房地產投資是那個時代的風口,沒有之一。

與大多房企熱衷建新盤不同,熊續強的著力點是收爛尾樓,在1998年至2008年的十年里,銀億集團依靠收購改造爛尾樓,踏上房地產的高速車道,賺到了第一桶金,成為寧波當地數一數二的房地產商,被稱為爛尾樓處理專家2010年,銀億集團第一次躋身中國500強企業,此后連續8年入榜。

此后,熊續強在資本市場如魚得水,但隨后的轉型之路也讓他在主業之外越走越遠。20124月,通過借殼“ST蘭光,銀億集團成功實現上市,更名為銀億股份,進入資本市場。嘗到了資本甜頭的熊續強開始布局多元化產業,漸漸偏離發家的房地產主業,當然還有一個原因是,在2015年之前,房地產行業進入寒冬,連萬科這樣的龍頭房企都在杭州降價促銷被砸盤,銀億此時提出轉型也能理解。

熊續強的轉型分兩步走,首先是在資本市場收購,先是于2014年斥資3.5億元入主康強電子,2016年耗資8.4億元控制上市公司*ST河化,化身為資本捕手,也讓銀億集團資產規模迅速擴大。

再是2016年,熊續強再次謀劃轉型,將主業單一的上市公司銀億股份轉型為房地產+高端制造雙主業的綜合性公司,而高端制造具體指的是汽車零部件領域,為此,銀億耗資120億元收購了境外三家行業領先地位的國外汽車零部件制造商——比利時動力總成生產商邦奇、美國安全氣囊發生器生產商ARC和日本艾禮富,前兩宗資產也被作價109億注入上市公司銀億股份。

巨量的資產買入讓熊續強身家暴漲,在2018年的胡潤百富榜上,熊續強以295億元的身家排名第95位,被稱為寧波首富。但這也為銀億2018年的危機埋下了禍根,在貿易戰、金融去杠桿和資管新規等多重效應疊加之下,銀億股價暴跌,很快披星戴帽,市值從原先的400多億元,逐漸蒸發到了現在的80億元不到,加上到期債務太多,流動資金吃緊,多次騰挪之下,銀億走向破產。

這也基本上意味著,銀億的多元化(或者說去地產化)的轉型走入死胡同。

多元化的陷阱

在今天,房企的多元化轉型非常普遍,但如何轉、何時轉、轉向何方卻決定著房企的命運。

在之前的文章中我們提到過,房企的多元化分為相關多元和不相關多元,比如碧桂園的多元化產業中智博機器人、鳳凰優選等,萬科的長租公寓、萬村計劃等,都是為房地產服務的,這可以稱為相關多元化。而恒大在地產之外,進軍新能源汽車,以及銀億涉足汽車零部件領域,基本與地產無關,則可以稱為不相關多元。

相關多元與不相關多元,到底哪個能成?很難說,因為進軍一個新的領域,除了需要相應的技術、管理、人才、行業前景、市場需求等,更需要充沛的資金。而銀億轉型遇阻,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倒在了資金上。

熊續強在進軍汽車行業時,喜歡說的是銀億2006年開始進軍資源類工業,在國內,甚至是在印尼,到處開發礦產資源。確實,此后資源類工業幾乎成為了銀億股份的第二大支柱產業,但這里的邏輯是,資源類工業變現快,投資體量與后面的百億元進軍汽車領域完全無法匹配,也就是說,這一類多元化給銀億提供的是充沛的現金流。

但汽車行業不同,雖然市場都認為,汽車和房地產一樣,都是萬億級別的市場,但需要投入的也大。許家印進軍新能源汽車領域,一年多的時間投入了幾百億真金白銀,銀億收購全球第二大獨立生產氣體發生器生產商美國ARC集團和全球知名的汽車自動變速器獨立制造商比利時邦奇動力總成,花費近百億巨資,一下就成了巨大的拖累。

年報數據顯示,2018ST銀億業績急轉直下,營業收入從127.03億元下降為89。70億元,凈利潤從16。01億元下降為虧損5。73億元,扣非凈利潤-15.16億元。2018年底,資產規模達350億元、賬上還有近10億元現金的ST銀億,已經連3億元的債都還不上了。據統計,銀億股份于2018年末的負債總額約217。15億元,其中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約63.88億元,同比增加17.37%

我們再來看銀億的主業房地產,銀億曾經連續4年上榜中國房地產百強企業,2007年居36位。但在2017年連續實施了兩次重大資產重組后,熊續強將銀億股份名稱由銀億房地產股份有限公司變更為銀億股份有限公司,開啟去地產化的步子。

事實上,在2012年開始多元化之后,銀億集團房地產收入不斷降低,從2015年到2018年,銀億在中國規模房企排行榜上的位置不斷下沉,從2015108位(銷售額90。5億),到2016181位(61億)、2017166位(67。8億)、2018186位(58。5億),已經淪為末流,而曾經與銀億在寧波號稱雙寡頭的雅戈爾地產2018年銷售119。3億,排名141,銀億已經不到雅戈爾的一半。

熊續強進軍汽車行業曾雄心勃勃地向媒體憧憬,以前,很多寧波人住的是銀億建的房子。而以后,銀億的產品有可能會越來越多地出現在寧波人開的汽車里面。熊續強認為汽車市場正在發生變化,輕量化、智能化和電動化將成為主流,但是這一趨勢他似乎已經沒法抓住了,汽車領域有千億市場前景,但這明顯是個美好的陷阱,銀億并沒有踏上這趟列車的能力。拋開自己的主業,銀億地產的基座不穩,又追逐資本市場的快錢,靠高杠桿大量舉債而跑步前進的多元化經不得外界一點風吹草動。

房企的選擇

強監管之下,這兩年不少房企面臨著嚴峻的選擇。

華夏幸福在遇到流動性困難之后,不得不放慢腳步選擇向平安讓渡部分股權;

最近泰禾也面臨著資金鏈的問題,泰禾從3月份開始向世茂地產出售了7個項目,套現77.2億;

泛海將旗下多個地塊和項目甩賣給融創;

今年1月,銀億股份以6.63億元將湖州四宗地塊的項目公司轉予中國奧園。

隨著房地產市場的下行,多數房企在多元化方面選擇了收縮。

據易居克而瑞分析,2019年,部分規模房企都提出了經營策略調整,與之前全面出擊多元化不同,房企們普遍表達了要聚焦主業、收縮多元化業務的意愿。一方面是堅定主業發展,穩定地產基本盤,為多元化業務提供現金流。比如萬科從去年開始就提出收斂聚焦,不斷鞏固和提升基本盤;融創提出專注地產盤,文化、文旅等在“地產+”的基礎上發展,現在僅僅是培育階段。

另一方面,則是大力開展節流,有選擇性地發展部分前景較好以及盈利模式清晰的業務,同時剝離部分前景不明、模式不清或是難以找到盈利模式,對企業經營產生負面影響的多元化業務。比如恒大提出以地產為基礎,旅游、健康為兩翼,新能源汽車為龍頭,五年內不再有其他多元化布局;而朗詩地產剝離旗下非地產業務。

房企多元化在地產寒冬之時被提得最多,但目前來看,正如孫宏斌所說,多元化沒有太多成功的案例

許家印發力新能源汽車暫時還不好評論,因為新能源汽車的真正爆發周期遠未來到。碧桂園楊國強布局新農業和機器人卻可以評述一二,一方面,相對于今天碧桂園六七千億的銷售體量,農業與機器人都撐不起這樣的市場;另一方面,基于“房地產+”的產業培育,盡管不能替代專業,但支撐主業也未嘗不是一種好的選擇。

在這一點上,今天的地產四強中,碧萬融三巨頭的選擇出奇地一致。

格隆匯聲明:上文所示作者或嘉賓的觀點,都有獨特立場,投資決策需建立在獨立思考之上,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相關股票:
ST 銀 億 sz000981

相關文章

龙虎大战-官网 幸运快3-官网 私彩平台-首页 幸运11选5-首页 大发幸运飞艇-首页 中博平台-首页